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
王健倡導公共運輸行業制定《新型冠狀病毒應對計劃》
來源:中國道路運輸網 2020年2月20日17:10

編者按:全國公共交通學科首席科學傳播專家王健倡導公共交通行業制定《新型冠狀病毒應對計劃》,基本原則是按照傳染性病毒大流行階段連續性曲線的四階段(消退期、警戒期、大流行期和過渡期)分別采取不同的應對措施(啟動特定行動、與員工和公眾溝通、運載工具的消毒、限制蔓延的衛生援助、提供疫苗或抗病毒藥物等),最重要的是要與政府有關部門協作,根據疫情減少、停止和恢復公共運輸服務,保障城市的基本出行和運送服務。


王健說:在大流行期采取及時和有效的公共衛生措施對預防與控制傳染性病毒的傳入、傳播或擴散都是至關重要的。



由全國公共交通學科首席科學傳播專家王健組織共享出行實驗室翻譯的美國公共交通協會(APTA)標準《制定傳染性病毒應對計劃》(Developing a Contagious Virus Response Plan),在獲得美國公共交通協會的中文版授權之后,已由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城市公共交通分會印發全國公共交通行業各會員單位,并建議各會員單位根據各地實際情況制定詳細的《新型冠狀病毒應對計劃》。有關部門的領導已肯定這項標準翻譯工作的積極意義,他們認為:通過借鑒國際經驗,對中國公共交通行業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大流行引發全國范圍的傳播,對中國城市治理和公共運輸領域產生了史無前例的重大挑戰。不少省市都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來控制疫情傳播,交通運輸部及各地公共運輸機構也采取暫停公共運輸運營、篩查和隔離潛在傳染乘客等措施,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公共交通工具消毒操作技術指南》,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發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指南(第一版)》,提出對交通工具(包括飛機、公交、地鐵、火車等)的防控指南,這些措施對控制疫情都有重要的作用。


世界衛生組織的病毒警戒級別


20世紀的人類社會已發生過4次流感大流行,即西班牙流感(1918-1919)、亞洲流感(1957-1958)、香港流感(1968-1969)和俄羅斯流感(1977),每次流感大流行都給人類生命財產和經濟發展帶來災難性打擊。


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中國政府用三年時間建立健全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宣稱已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衛生信息網絡報告系統,制定各種應急方案,但在公共交通行業仍然沒有專項的傳染性病毒應對解決方案。此次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在某種程度上說明現有的公共衛生體系、傳染病防治工作還有很多系統性問題,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在傳染性病毒大流行背景下,公共運輸行業制定應急準備就變得更加重要。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中東呼吸綜合癥冠狀病毒(MERS)、甲型流感病毒(H1N1),以及各種季節性流感的發生,要求公共運輸機構與公共衛生部門合作,實施應對傳染性病毒的各種措施(例如實施檢疫和隔離政策),以確保公共交通做好應對傳染性病毒的各種準備,而公共交通行業有效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比較復雜,要求同時尊重乘客和員工的公民權益。


對公共運輸行業和機構而言,需要一個比較全面的傳染性病毒應對計劃或指南。國際公共交通聯合(UITP)的安全委員會早在2007年就開展這一主題的國際研究,當時主要是針對禽流感(H5N1)大流行的危害進行思考,并強烈建議公共交通機構制定一份詳細訂明應對措施的應對計劃。


公共運輸系統在傳染性病毒大流行的情況下是很脆弱的,因為公共運輸車輛的密閉空間中有許多乘客;同時,公共運輸系統在流感大流行期間還要持續地為城市提供支持經濟發展和保障性出行服務,這一點也是至關重要的,公共運輸的優勢就是為那些受影響的人員提供就醫的出行服務。


因此,城市管理當局和公共運輸管理機構要求運營商維持最低限度的公共運輸服務;而令人擔憂的是公共運輸系統在提供社會保證性出行服務的同時,員工們卻暴露在被病毒傳染的風險中。如果說醫務人員是在第一線參與抗擊傳染性病毒的戰役,那么,公共運輸員工則是戰斗在第二線參與抗擊傳染性病毒的戰役,物流運送員工則是在第三線參與抗擊傳染性病毒的戰役。


2009年,美國公共交通協會(APTA)發布行業標準《制定傳染性病毒應對計劃》(APTA SS-S-SEM-005-09),2013年又進行了修訂,這一行業標準是專門針對傳染性病毒大流行而制定的應對計劃,它的基本框架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劃分傳染性病毒大流行階段連續性曲線​的四階段(消退期、警戒期、大流行期和過渡期)和六警戒級別,按照《國際衛生條例(2005)》分別采取不同應對措施,包括啟動特定行動的警戒級別;利用信息和教育計劃與應急管理部門、員工和公眾進行溝通;采取必要的消毒程序有效限制病毒傳播;為公共交通從業人員提供額外?;さ奈郎?;以及為必要的公共交通從業人員提供疫苗或抗病毒藥物等內容;最重要的是公共運輸機構要與政府有關部門協作,根據疫情減少、停止和恢復公共交通服務,保障城市的基本出行服務。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的爆發,美國聯邦和州政府采取緊急措施來對抗和控制疫情的傳播,聯邦公共交通管理局(FTA)贊助公共交通協作研究項目《公共交通和多式聯運的法律問題》(TCRP-J-05,  Legal Aspects of Transit and Intermodal Transportation Programs),涉及環境標準和要求、建設與采購合同流程和管理、公民權和勞工標準、民事責任與風險管理和系統安全四個領域,研究項目由交通運輸研究委員會(TRB)協調。2017年在《法律研究摘要》上發布研究報告《應對埃博拉等傳染病的公共交通應急準備:法律問題》(Public Transit Emergency Preparedness Against Ebola and Other Infectious Diseases: Legal Issues),進一步闡述傳染性病毒有關的各種倡議和問題以及日常法律工作,例如關閉主要交通發生點、全面或部分暫停服務、潛在病毒攜帶乘客的篩查和預篩查、公共衛生檢疫和隔離、員工?;ず凸ぷ靼踩?、傳染控制和消毒措施等。



隨著我們的《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的不斷完善,公共運輸在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中的作用已發生變化,并將繼續地發生變化。國家應急預案的目的是:有效預防、及時控制和消除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及其危害,指導和規范各類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應急處理工作,最大程度地減少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對公眾健康造成的危害,保障公眾身心健康與生命安全。應急反應措施包括實施交通衛生檢疫(組織鐵路、交通、民航、質檢等部門在交通站點和出入境口岸設置臨時交通衛生檢疫站,對出入境、進出疫區和運行中的交通工具及其乘運人員和物資、宿主動物進行檢疫查驗,對病人、疑似病人及其密切接觸者實施臨時隔離、留驗和向地方衛生行政部門指定的機構移交)。


公共運輸行業也認識到這些發展的重要性,而且需要制定公共交通機構的傳染性病毒應對計劃,一旦發生應急響應,便于更好地與突發事件應急處理指揮部、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和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進行溝通和協調,以及明確的指令。實施應對傳染性病毒的有效政策和措施——包括運營商的有效消毒、員工?;?、被感染或可能被感染乘客的處理——并根據傳染性病毒的具體特征進行更改。王健說:應當強調公共運輸機構必須在了解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的法律背景和機制基礎上,采取全面的政策和措施來應對傳染性病毒。



王健在重慶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開設并主講《公共運輸服務與營運規劃》課程已多年,長期致力于研究國際公共交通行業發展,在他30多年的出行與交通運輸專業生涯中,已組織翻譯出版了美國公共交通協作研究項目報告《巴士快速交通實施指南》、國際公共交通聯會(UITP)標準《標準化道路試驗循環》(SORT)和《創新型電動巴士設計導則》、歐盟標準《開發與實施可持續城市出行規劃的導則》(SUMP)等現代出行與交通科技文獻;王健已成為國際公共交通聯會(UITP)的親善大使,世界客車研究院的中國籍專家、德國國際交流合作機構(GIZ)的合作伙伴、亞洲開發銀行(ADB)巴士運營與維護專家, 《中國巴士與客車》年鑒系列主編。


2017年,經由中國土木工程學會城市公共交通分會推薦,王健被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授予“全國公共交通學科首席科學傳播專家”稱號(中國科協關于聘任第五批首席科學傳播專家的通知)


(供稿:共享出行實驗室   聯系:王濤)


(責任編輯:趙雨詩)